忍者ブログ
さあ!三度目の旅立ち、三度目の大冒険
2017/08月

≪07月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9月≫
[1]  [2]  [3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浦苑,这个对浦口校区的雅致称呼,我是在进了南大之后才逐渐耳闻的。在小百合BBS上,用书面语言发帖的同学们常常用到这个词,且在学满三年即将搬到城里鼓楼老校区时,这个词的使用频率变得异常之高。但实际中,却很少听到谁说“浦苑校区”,但我们倒是时不时会光顾下浦苑餐厅——那是学校里唯一可以点菜吃饭喝酒的地方。

初来南大浦口校区,第一感受就是五样东西:树、楼、路、草、人。那么大的地方就这五样东西,尤其是树和草居多增加了一种未开发感、楼的大和路之宽更让空间的广显得夸张、这样人就算再多也显得很稀疏了。而老宿舍楼的破旧,加上搬去那天是个阴雨天,就更让我觉得有一种颓废荒凉感。

“无论怎么样,浦口到底还是农村。”——在一段时间里,我对“浦苑”的雅称是抱着不屑的态度的。

但说到底,四人间、上下铺、自己的书桌、限制的用电、步行十分钟的上课路程、食堂里好吃又难吃便宜又贵的饭菜……这正是我一直憧憬的大学生活,所以当困扰了我几个月的网络问题解决后,我对9栋的生活已经没有什么不满的了,不,应该是觉得相当惬意的。

起初我一周会回家两次(这还不算上周末),后来我恨不能周末都留在这里(回去主要是为了省些网费和伙食费)。浦口的树和草,让这里的空气异常清新。这种强烈的对比在每周末回城时就分外的明显,更关键的是浦口的旷强调出了气氛上的自由和悠闲,这的确是一个可以排除外界干扰,安心做学问的地方。于是我也前所未有的安排自己的宿舍和生活,我从来没有如此让自己过得这么井井有条。几乎不怎么逃课(一节课不逃是不现实的),主动去听喜欢的老师讲课(而没有功利的考虑学分),保持每周至少一次对宿舍的打扫除,积极的去融入到浦口的生活中去,这是我到目前为止过得最有条不紊也最快乐的求学生活。

至于发生在这里许多的人和事,虽然也印象深刻也很宝贵,但那也是在浦口的大舞台上上演的。而真正让我着迷的是浦口的生活,那平淡的生活,那规律的生活、那在不少同学看来显得单调无聊的生活——而我却是如此的受用。

每当我想起浦口的日子,早晨总是晴朗的,阳光斜照进宿舍。我夹着书抱着被子去楼下晒被子,然后去食堂要上两个包子一碗豆浆很安稳的吃好,接着去上课。中午回来把被子抱上楼时,鼻子里满是太阳的味道。下午的课结束后没有选修则意外的轻松无事,有选修的则行色匆匆。有个讲座要不要去听呢?哎呀,这时窗外开始下起雨来,浦口的夜晚灯火总是没有深邃的黑来得多,于是我决定在宿舍里上上网直到熄灯睡觉……

三年了,我终于也要离开了,而且我们都知道,我们离开之后便不太可能再回来了——因为南大浦口校区就要不存在了,我们的学校就要离开这个经营了十几个年头的地方。最早一批入住这里的新生中已有人走上讲台独当一面成为我所崇敬的老师,而年轻的如我辈则已是倒数最后几批“浦口人”了。多年以来,关于“浦口大学”极其简称“PKU”的笑谈在几代同学中流传,而老师上课与同学们戏谑也多有如“你们在浦口当农民……”云云。但,当真的要搬离这里的时候,十几年来,几代南大浦苑人的回忆、青春和梦就要被连根拔起。

多年以后,当我们重新返回这片名为“南京大学浦口校区原址”的地方时,我们又会看到什么样的景象呢?那些充满了我们的回忆与青春的角落是否会安在呢?我们又能不能去直面这样一个可以猜得到答案的自问呢?

不想说关于母校的发展与前途,那是另一个问题。当我不回头从9栋奔出时,我也只能低吟一声“沙扬拉娜”。于是,当最后一批“浦口人”离开时,这里也许将只永远存在于几代南大人的集体回忆之中。谈不上有多伤感,但却罔然若失。所以,在自己即将离开并且不再回来时,才发现不知不觉间“浦苑”这个词在心中的份量已然举足轻重——在告别中,我开始逐渐靠近那些在每一年离开浦苑的学长们。然而,越是靠近他们,就越是说不清心中感受。

于是写下此文,算做告别,但我不知道是否真的能轻松地挥一挥手。
PR
毕业聚餐本是很简单的事,大家聚在一起吃顿饭喝个酒,无论虚伪还是坦诚,算是给几年的同窗生活画一个还算圆满,或者看上去很人情味的句号。如此而已。结果就这么简单的事,却弄出双重复杂。一重复杂是小P孩们的狗眼看人低,处理起来也简单,人家不想和咋玩,那我们自己玩。可偏偏有人脑子进水了,非要把这事再搀和二道。拿自己的私人恩怨搅和班上的事,是不是太自私了?因为太自私了还要找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因为太心虚了所以还要到处诓骗同学,无奈自己人际关系又不好,只好抬辅导员出来狐假虎威,要不就拿别人来当幌子说事……

够了,真是够了,最后一次大家好和好散的饭局也要搅得大家都不能做人。他妈的,老子不玩了,好在也跟你们到头了,爱谁谁吧。







生在男儿节的女孩,身上难免带着一股“倔劲儿”和“硬气”。

如水的女儿情致反倒不易流露。

每年我先过生日,然后她随后就过——不同的是我在长大,而她永远是美好的18岁。
赖着过,赖着过,还是已经到了25周岁。

奔三路程已经过半,我的心理学课老师对我说:“当你过了30,你就会感到青春急速离你远去。”——听这话我很恐慌。

不过看着大我两岁的麦哥也还是这么过,我觉得也没什么过不去的吧。


颤颤微微,到今天,本命年总算剩最后一天了。

回顾一年,一定得收获的都收获了;平时可以奢望一下的,都没入手。平缓有小不顺,本命年能过成这样,不错了。

我知足,知足常乐。


本命年多少有些浮云,下来一年还得自己努力,因为没借口了。

当然,第一个计划,还是入台PSP,冲冲喜。给自己开个头彩吧。

又大了一岁,不知道该有什么样的感情了。


就算脚踏实地的走,也让自己的心时刻在飞。

闭关一周,与毕业论文缠斗。

君望LE版水月、茜第三章完成,站在遥第三章的门口。

轻小说“上等”系列热读中,《圣诞节万岁》、《情人节万岁》、《白色情人节万岁》完成,《六月新娘万岁》准备开读——有意收齐全套日文原版。

四月新番:正餐——MACROSS F;副餐——图书馆战争、ドルアーガの塔 ~the Aegis of URUK~;
                    点心——アリソンとリリア、我が家のお稲荷さま;饮料—— かのこん(随时可能被更换)
                    预定添加菜单——狂乱家族日記、カイバ、RD潜脑调查室、絶対可憐チルドレン

怀旧美味:天空之Escaflowne,TV版。目前看到第6话,很不错。(“魁!克洛迪玛高校”龟速拖ING)
---------------------------------------------
2008年4月20日小春(某天音:你丫还有时间和精力推毕业论文么?!)
 

プロフィール
HN:
北見 マコト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这是一个缺乏想象力的时代,这是一个浮躁的时代,这是一个大黄金时代,这是一个大黑暗时代,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

行走在钢筋水泥间的我,好在还拥有ACG,我从其间看到希望也挣到快乐。
カレンダー
07 2017/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05/08 睡觉]
[04/25 FD]
[02/27 仇]
[10/10 仇]
[09/18 kitami]
ブログ内検索
アクセス解析

Copyright © 北へ The 3rd Strike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 Template by Inori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