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さあ!三度目の旅立ち、三度目の大冒険
2017/06月

≪05月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07月≫
[1]  [2]  [3]  [4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今天是帝国的节日,在这一天帝国要感谢那些为帝国的昌盛所付出努力的臣民,在这一天一场展示整个大陆奇珍异宝的祭典也在帝国的大城市召开。

帝国是大陆上最强大的国家之一,没有哪个国家敢真拿帝国不当回事。

这样的盛世中,在帝国举国欢腾的节日里又有热闹的祭典召开,这对帝国来说可谓双喜临门,不能不大肆庆祝——尽管前几天,西北边山脉上沉睡的地龙基辛刚刚袭击了帝国的一座古城。

然而麻烦远远不止这些,帝国地方枢机机构的蠢货们总是不太能体谅最高元老院的辛苦,他们不知道捣鼓了什么法术,把一个可怜人变成了专吃小孩的食人鬼!

这简直是开玩笑!

这是帝国的节日,这是帝国的领土!

不不不,没有什么食人鬼,更没有小孩被吃!都是误传。

帝国地方枢机机构说了,只是只狗咬了两个孩子而已,而且都是皮外伤。

今天是帝国的节日。

帝国的领土上只有欢声笑语。

帝国万岁!
PR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但防川光靠筑坝堵那总有绝堤的一天,关键还是在于疏导。现在堵得越凶,将来就被冲得越惨。

在人类文明高度发达的今天,居然还能做出这样掩耳盗铃之事,实在荒唐可笑——不,一点都不可笑,这是可悲。越是如此蛮横则越透出骨子里的虚弱。

也正是因为这份虚弱,而只能把头插进沙子里做驼鸟状。

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大国是绝对不会因为这些而颤抖,只有非法的独裁者才会害怕面对指责。

当你用敌意去看待周围一切的时候,身边全是你的敌人。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越是砌墙就越是激起破墙的意志

不过,也许只是想让60岁的生日过得安生

但现在最长的独裁者过了几个生日呢?77个

有些时候就是这样无奈,其实如果不去做那些事,那么也许可以安稳过长点

但无奈就在于屁股指挥脑袋,当站到大多数人的对立面后,其实问题就是这么简单
中广网郑州6月17日消息(记者任磊萍 河南台何岩)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7时41分报道,河南郑州市须水镇西岗村原本被划拨为建设经济适用房的土地上,竟然被开发商建起了12幢连体别墅和两幢楼中楼。日前,记者赶赴郑州进行了深入调查采访。
宋先生是须水镇西岗村村民,2004年,郑州市政府将他们村的41.761亩土地划拨给了河南天荣置业有限公司建设经济适用房。在宋先生提供的郑州市城市规划局发放的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上,“建设内容”一项,也明确注明为“经济适用房”。但是几年过去了,开发商河南天荣置业公司却在这块土地上建起了12幢连体别墅和两幢楼中楼。宋先生说:“楼中楼是200多平方,别墅是300多平方,房已经完工了,销售也不是明着销售的,是暗箱操作。价钱他在网上按二手房销售的是4000多一平方。他这么多房子能卖一个亿,盖成经济适用房能错一半。”
郑州市规划局面对记者采访摆起“空城计”
宋先生已经向有关部门反映了这一情况,他说许多部门都很热情,郑州市规划局态度却极为冷淡。于是,记者在郑州市规划局信访接待日这天,拿着他们出具给宋先生的信访意见书,来到了规划局。在信访接待办公室门口的墙上,记者看到醒目的红色的牌子上写着,当天的值班领导是副局长李成祥,但是工作人员却说他一天都不在。
工作人员:虽然是信访接待日,但是督导组,领导要求他们去,上午他们去督导组了。
记者:那这个牌子不应该在这里挂了吧。
工作人员:那怎么不应该在这里挂了?有什么事你向新闻中心提吧,好不好。信访不是对外的,我们局里有规定,统一对外接受采访是新闻中心,好不好。
副局长质问记者:是准备替党说话,还是准备替老百姓说话?
按照这位工作人员提供的电话,记者拨通了新闻中心陈主任的电话,但是她告诉记者,新闻中心没有一个人在家值班,全部出去了。几经波折,记者来到了主管信访工作的副局长逯军的办公室,将他们出具的信访处理意见书递了过去。一看到意见书上宋先生的名字,逯军就要求检查记者的采访设备,在拔掉了采访机话筒之后,他的第一句话居然是:“你们广播电台管这闲事干什么?”
当记者要求他对于他们出具的信访处理意见进行解释时,这位副局长却向记者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他说:“你是准备替党说话,还是准备替老百姓说话?”

这话让记者难以理解,众所周知,新闻媒体是党和政府的喉舌,而党和政府的宗旨是为人民服务,党和人民的利益从根本上讲是一致的,可为什么在逯军副局长眼里,党和百姓却成了对立的双方?记者要求他对这句话做出进一步的解释,这位副局长说:“这个事我不清楚。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你,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事。等我搞清楚了以后我可以回复你。这件事我可以交有关部门来处理。”逯军副局长拿出笔来,居然在已经加盖了郑州市规划局信访专用章的处理意见书上又批示:请信访处办理。
经适房管理中心:再不落实就要叫天荣公司退出
在规划局,没有得到对于事件的任何解释,于是记者来到了郑州市经济适用房管理中心。严家新副主任态度非常积极,而且他的办公桌上就摆放着宋先生的举报材料。他告诉记者,他们共下达给河南天荣置业公司12.9万平方米的经济适用房建设计划,目前还有3万平方米的计划没有落实,经济适用房管理中心接到举报前就已经多次询问天荣公司:“我们到那一问,这房子盖的什么房子,我们不知道。谁盖的?不知道。土地规划给谁了?那不知道。他不给你说这一块的事。他这个计划再不落实,要按退出机制,叫这个天荣公司退出,政府给的计划为了解决低收入家庭住房困难问题,委托他们建设,他们落实不了,我们找能落实的企业去做。”
宋先生说,划拨土地村民们要牺牲自己的利益,建设经济适用房,为住房困难群众做贡献他们没有意见,但是现在事与愿违,他们一定要把这件事追查到底:“政府这惠民政策城市市民没有得到房,没有得到实惠,开发商借机发财,这损失是国家的,也是老百姓的,我们村民坚决一追到底,把这政策落实给郑州市的无房家庭,不达到这个目的我们一天也不会停。”
附:逯军个人简历:
1958年6月出生,籍贯山东莘县,汉族。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在职研究生学历。1978年9月加入中国软妹子,1974年12月参加工作。
1974.12-1980.03部队服役
1980.03-1987.01郑州市公安局政治部组干科干事、秘书科副科长、副处级侦察员
1987.01-1989.06软妹子郑州市委办公厅第一秘科副科长、第三秘科科长
1989.06-1993.01软妹子郑州市委办公厅第二秘处副处长、综合信息处副处长
1993.01-1995.11软妹子郑州市机要局局长、市委办公厅机要处处长
1995.11-1999.08软妹子郑州市委办公厅副主任(期间:1996.11-1998.11参加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经济学专业学习)
1999.07-2002.06郑州市城市规划管理局副局长、党组成员
2002.06-2005.06郑州市城市规划局副局长、党组成员
2005.06-今郑州市城市规划局副局长、党委委员
2003.04-今兼任郑州市规划勘测设计研究院党总支书记
这两天,有这么一个ZF部门花了4000多万买断了一个软件一年,然后就强制所有自7月出售的个人电脑必须安装这个软件,据说这个名叫绿坝的软件可以过滤色情网站和不良信息,以保护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

4000多万,不是一个小数字,尤其是在如今的经济危机背景下作为ZF部门的工信部如此大肆挥霍纳税人的钱,实在是说不过去。而且买断这么一个软件,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公司的名不见经传的软件,却没有经过任何公开程序,也没有征求纳税人的意见,恐怕其中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内幕。——所以,现在的猜测只能有两条,要么就是某太子党弄了个公司想挖纳税人的钱,于是工信部做了帮手。要不就是工信部自己内部有腐败滋生。

然后是命令发布的前后矛盾,一边说是要一律安装,一边又说纯属自愿非强制。到底是哪个为准呢?一个ZF的命令竟可以如此儿戏,那么上面这4000万是不是也花得太儿戏呢?花了这么多钱最后居然是一个可装可不装的东西,那你们买断它做甚?

但其实还是不装的好,本身这个软件就有很大的可能被扩大化运用,现在是针对未成年人,以后就可能针对成年人,现在是色情不良信息以后有可能就是……

但目前可以预见的是这个4000W的无厘头买卖里有着很大的猫腻,如果真查肯定有货,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另一个可以预见的是这4000W肯定是扔水里了。

4000W对每一个纳税人是很多的,但对每年三公消费如天价的ZF官员来说,这就是小毛毛雨了。
文/鲁迅

发表于1926年4月12日《故事会》周刊第74期

收录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全日制高中语文课本第三册






  中华民国十五年三月二十五日,就是国立北京女子师范大学为十八日在段祺瑞执政府前遇害的刘和珍杨德群两君开追悼会的那一天,我独在礼堂外徘徊,遇见程君,前来问我道,“先生可曾为刘和珍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她就正告我,“先生还是写一点罢;刘和珍生前就很爱看先生的文章。”

  这是我知道的,凡我所编辑的期刊,大概是因为往往有始无终之故罢,销行一向就甚为寥落,然而在这样的生活艰难中,毅然预定了《莽原》全年的就有她。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于死者毫不相干,但在生者,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所谓“在天之灵”,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四十多个青年的血,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难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而此后几个所谓学者文人的阴险的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后死者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逝者的灵前。

  二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设计,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着这似人非人的世界。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

  我们还在这样的世上活着;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离三月十八日也已有两星期,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罢,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三
  在四十余被害的青年之中,刘和珍君是我的学生。学生云者,我向来这样想,这样说,现在却觉得有些踌躇了,我应该对她奉献我的悲哀与尊敬。她不是“苟活到现在的我”的学生,是为了中国而死的中国的青年。

  她的姓名第一次为我所见,是在去年夏初杨荫榆女士做女子师范大学校长,开除校中六个学生自治会职员的时候。其中的一个就是她;但是我不认识。直到后来,也许已经是刘百昭率领男女武将,强拖出校之后了,才有人指着一个学生告诉我,说:这就是刘和珍。其时我才能将姓名和实体联合起来,心中却暗自诧异。我平素想,能够不为势利所屈,反抗一广有羽翼的校长的学生,无论如何,总该是有些桀骜锋利的,但她却常常微笑着,态度很温和。待到偏安于宗帽胡同,赁屋授课之后,她才始来听我的讲义,于是见面的回数就较多了,也还是始终微笑着,态度很温和。待到学校恢复旧观,往日的教职员以为责任已尽,准备陆续引退的时候,我才见她虑及母校前途,黯然至于泣下。此后似乎就不相见。总之,在我的记忆上,那一次就是永别了。

  四
  我在十八日早晨,才知道上午有群众向执政府请愿的事;下午便得到噩耗,说卫队居然开枪,死伤至数百人,而刘和珍君即在遇害者之列。但我对于这些传说,竟至于颇为怀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下劣凶残到这地步。况且始终微笑着的和蔼的刘和珍君,更何至于无端在府门前喋血呢?

  然而即日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她自己的尸骸。还有一具,是杨德群君的。而且又证明着这不但是杀害,简直是虐杀,因为身体上还有棍棒的伤痕。

  但段政府就有令,说她们是“暴徒”!

  但接着就有流言,说她们是受人利用的。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五
  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

  我没有亲见;听说她,刘和珍君,那时是欣然前往的。自然,请愿而已,稍有人心者,谁也不会料到有这样的罗网。但竟在执政府前中弹了,从背部入,斜穿心肺,已是致命的创伤,只是没有便死。同去的张静淑君想扶起她,中了四弹,其一是手枪,立仆;同去的杨德群君又想去扶起她,也被击,弹从左肩入,穿胸偏右出,也立仆。但她还能坐起来,一个兵在她头部及胸部猛击两棍,于是死掉了。

  始终微笑的和蔼的刘和珍君确是死掉了,这是真的,有她自己的尸骸为证;沉勇而友爱的杨德群君也死掉了,有她自己的尸骸为证;只有一样沉勇而友爱的张静淑君还在医院里呻吟。当三个女子从容地转辗于文明人所发明的枪弹的攒射中的时候,这是怎样的一个惊心动魄的伟大呵!中国军人的屠戮妇婴的伟绩,八国联军的惩创学生的武功,不幸全被这几缕血痕抹杀了。

  但是中外的杀人者却居然昂起头来,不知道个个脸上有着血污……

  六
  时间永是流驶,街市依旧太平,有限的几个生命,在中国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供无恶意的闲人以饭后的谈资,或者给有恶意的闲人作“流言”的种子。至于此外的深的意义,我总觉得很寥寥,因为这实在不过是徒手的请愿。人类的血战前行的历史,正如煤的形成,当时用大量的木材,结果却只是一小块,但请愿是不在其中的,更何况是徒手。

  然而既然有了血痕了,当然不觉要扩大。至少,也当浸渍了亲族;师友,爱人的心,纵使时光流驶,洗成绯红,也会在微漠的悲哀中永存微笑的和蔼的旧影。陶潜说过,“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倘能如此,这也就够了。

  七
  我已经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出于我的意外。一是当局者竟会这样地凶残,一是流言家竟至如此之下劣,一是中国的女性临难竟能如是之从容。

  我目睹中国女子的办事,是始于去年的,虽然是少数,但看那干练坚决,百折不回的气概,曾经屡次为之感叹。至于这一回在弹雨中互相救助,虽殒身不恤的事实,则更足为中国女子的勇毅,虽遭阴谋秘计,压抑至数千年,而终于没有消亡的明证了。倘要寻求这一次死伤者对于将来的意义,意义就在此罢。

  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

  呜呼,我说不出话,但以此纪念刘和珍君!

  四月一日



附:《空谈》



  
  请愿的事,我一向就不以为然的,但并非因为怕有三月十八日那样的惨杀。那样的惨杀,我实在没有梦想到,虽然我向来常以“刀笔吏”的意思来窥测我们中国人。我只知道他们麻木,没有良心,不足与言,而况是请愿,而况又是徒手,却没有料到有这么阴毒与凶残。能逆料的,大概只有段祺瑞,贾德耀,章士钊和他们的同类罢。四十七个男女青年的生命,完全是被骗去的,简直是诱杀。
  
  有些东西——我称之为什么呢,我想不出——说:群众领袖应负道义上的责任。这些东西仿佛就承认了对徒手群众应该开枪,执政府前原是“死地”,死者就如自投罗网一般。群众领袖本没有和段祺瑞等辈心心相印,也未曾互相钩通,怎么能够料到这阴险的辣手。这样的辣手,只要略有人气者,是万万豫想不到的。
  
  我以为倘要锻炼群众领袖的错处,只有两点:一是还以请愿为有用;二是将对手看得太好了。
  
  二
  
  但以上也仍然是事后的话。我想,当这事实没有发生以前,恐怕谁也不会料到要演这般的惨剧,至多,也不过获得照例的徒劳罢了。只有有学问的聪明人能够先料到,承认凡请愿就是送死。
  
  陈源教授的《闲话》说:“我们要是劝告女志士们,以后少加入群众运动,她们一定要说我们轻视她们,所以我们也不敢来多嘴。可是对于未成年的男女孩童,我们不能不希望他们以后不再参加任何运动。”(《现代评论》六十八)为什么呢?因为参加各种运动,是甚至于像这次一样,要“冒枪林弹雨的险,受践踏死伤之苦”的。
  
  这次用了四十七条性命,只购得一种见识:本国的执政府前是“枪林弹雨”的地方,要去送死,应该待到成年,出于自愿的才是。
  
  我以为“女志士”和“未成年的男女孩童”,参加学校运动会,大概倒还不至于有很大的危险的。至于“枪林弹雨”中的请愿,则虽是成年的男志士们,也应该切切记住,从此罢休!
  
  看现在竟如何。不过多了几篇诗文,多了若干谈助。几个名人和什么当局者在接洽葬地,由大请愿改为小请愿了。埋葬自然是最妥当的收场。然而很奇怪,仿佛这四十七个死者,是因为怕老来死后无处埋葬,特来挣一点官地似的。万生园多么近,而四烈士坟前还有三块墓碑不镌一字,更何况僻远如圆明园。
  
  死者倘不埋在活人的心中,那就真真死掉了。
  
  三
  
  改革自然常不免于流血,但流血非即等于改革。血的应用,正如金钱一般,吝啬固然是不行的,浪费也大大的失算。我对于这回的牺牲者,非常觉得哀伤。
  
  但愿这样的请愿,从此停止就好。
  
  请愿虽然是无论那一国度里常有的事,不至于死的事,但我们已经知道中国是例外,除非你能将“枪林弹雨”消除。正规的战法,也必须对手是英雄才适用。汉末总算还是人心很古的时候罢,恕我引一个小说上的典故:许褚赤体上阵,也就很中了好几箭。而金圣叹还笑他道:“谁叫你赤膊?”
  
  至于现在似的发明了许多火器的时代,交兵就都用壕堑战。这并非吝惜生命,乃是不肯虚掷生命,因为战士的生命是宝贵的。在战士不多的地方,这生命就愈宝贵。所谓宝贵者,并非“珍藏于家”,乃是要以小本钱换得极大的利息,至少,也必须卖买相当。以血的洪流淹死一个敌人,以同胞的尸体填满一个缺陷,已经是陈腐的话了。从最新的战术的眼光看起来,这是多么大的损失。
  
  这回死者的遗给后来的功德,是在撕去了许多东西的人相,露出那出于意料之外的阴毒的心,教给继续战斗者以别种方法的战斗。
  
  四月二日。

プロフィール
HN:
北見 マコト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这是一个缺乏想象力的时代,这是一个浮躁的时代,这是一个大黄金时代,这是一个大黑暗时代,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

行走在钢筋水泥间的我,好在还拥有ACG,我从其间看到希望也挣到快乐。
カレンダー
05 2017/06 07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新コメント
[05/08 睡觉]
[04/25 FD]
[02/27 仇]
[10/10 仇]
[09/18 kitami]
ブログ内検索
アクセス解析

Copyright © 北へ The 3rd Strike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 Template by Inori
忍者ブログ [PR]